<bdo id='chpOk'></bdo><ul id='chpOk'></ul>
  • <tfoot id='chpOk'></tfoot>
  • <i id='chpOk'><tr id='chpOk'><dt id='chpOk'><q id='chpOk'><span id='chpOk'><b id='chpOk'><form id='chpOk'><ins id='chpOk'></ins><ul id='chpOk'></ul><sub id='chpOk'></sub></form><legend id='chpOk'></legend><bdo id='chpOk'><pre id='chpOk'><center id='chpOk'></center></pre></bdo></b><th id='chpOk'></th></span></q></dt></tr></i><div id='chpOk'><tfoot id='chpOk'></tfoot><dl id='chpOk'><fieldset id='chpOk'></fieldset></dl></div>
      <legend id='chpOk'><style id='chpOk'><dir id='chpOk'><q id='chpOk'></q></dir></style></legend>

      <small id='chpOk'></small><noframes id='chpOk'>

          <small id='m4rj5pqv'></small><noframes id='jr2nxeje'>

          <i id='2s53qk0j'><tr id='64x1j9g1'><dt id='sc2rsh6y'><q id='trphhdap'><span id='lduaj61d'><b id='n1xaaxab'><form id='mrslctk0'><ins id='el92p599'></ins><ul id='xholpdhh'></ul><sub id='n1r03wdi'></sub></form><legend id='lbjgszkq'></legend><bdo id='syar44g6'><pre id='p8idn52i'><center id='w3yd4zo9'></center></pre></bdo></b><th id='losxf4s4'></th></span></q></dt></tr></i><div id='60bfnbxf'><tfoot id='5q993i4j'></tfoot><dl id='oh68u0of'><fieldset id='bfclyztw'></fieldset></dl></div>
        1. <legend id='ptsn22qi'><style id='mgi6ayu5'><dir id='2em9rvqt'><q id='w11m032v'></q></dir></style></legend>
        2. <tfoot id='dmkwsd0l'></tfoot>
            • <bdo id='cn9ufngx'></bdo><ul id='2jmk0rc3'></ul>
          1.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国产嫩模

            类型: 日本漫画之无彩翼漫画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嘿嘿,今天可是母亲节,你可想要什么礼物吗?乖妈妈!”我拍了拍妈妈的头,说。  我和高原、小强坐在我家里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妈妈呢,当然是跪在地上,用手、乳房和舌头为我们做足底按摩。妈妈听到我的问话,抬

            起头来,挂在乳环上的铃铛也叮叮当 当地响着,妈妈现在已经 彻底成为我们的母狗,高原和小强更是像功课一样每天过来玩弄妈妈。  妈妈脸颊微红,说道:“请主人 直接叫我母狗吧,像我这种淫荡的贱货是不配做主人的妈妈

            的,也不配过母亲节,所以,请主人不用费心了。”  “呵呵,很乖哦。不过主人还是会给你些礼物的,当作你过母狗节吧,哈哈。”   我说。  “是,谢谢主人。”妈妈低声说道。高原和小强也不禁笑出声来,表示对妈

            妈的表现很满意。  “去给我们拿杯子来,该喝点奶解解渴了。”高原 道。  “是……”妈妈轻轻磕了个头,转身爬向厨房拿杯子。拿来三个杯子后,然后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捏住乳头对准杯子,

            另一只手开始揉挤乳肉。一股浓香的奶水喷进杯子里。竟然一滴都没有漏出来。  挤好三杯奶,妈妈分别端到我们面前。做完这些,又乖乖伏下身来为我做足底按摩。  高原 说道:“至于是什么礼物我们可要好好考虑,嘿嘿

            ,不如下午我们再聊吧,我和小强要先回去了。母狗,把奶子挺出来!”  “是……”妈妈挺起身子,高原突然抓住妈妈的头发向后拉扯,妈妈的头仰了起来,这么一来那对丰满的巨乳 就在空气中傲然挺立着,高原和小强毫不

            客气,对着这硕大的乳房“噼噼啪啪”就是一 阵猛力的奶光,乳头上的铃铛更是响个不停。  “这是对你的奖励,贱母狗。”高原笑道。  “呜……是,谢谢高原主人和小强主人的奖励。”妈妈说着低下头去,亲吻高原和小

            强的脚。两人这才满意地走了。  到了下午,高原和小强果然如约而至,还分别带他们的母狗——玉姨和红姨,这两人也早把自己 的妈妈调教成性奴隶母狗了。  “嘿嘿,我们带礼物来喽,贱母狗。”高原笑吟吟地说。  

            妈妈连忙爬过去,舔着高原和小强的脚,同时大力扭动屁股,让插在屁眼里的仿真狗尾左右摆 动,就像真的母狗讨好人一样,并说:“贱母狗欢迎高原主人、小强主人。”  高原和小强看了我一眼,让 三个女人一字排开跪着,

            笑着宣布了他们的“礼物”。  “贱狗,我们联系了一栋野外别墅,下个星期你们就搬过去。之后,只要是有钥匙进那间屋子的男人,你们都要送上最另人满意的服务,用你们的身体,明白吗?”小强说,“换句话说,进去的

            都是你们的主人了!”  我们三个都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三位妈妈,三个骚货都不说话,最矜持的玉姨稍微有些脸红。  高原忽然走近一步,用脚抵着玉姨的脸让她抬起头来,道:“贱货,你不正希望被男人插吗?装

            什么!”  “啊……是……是的……”玉姨连忙点头,看起来高原的调教很严厉。玉姨答应了另外红姨和妈妈更没有理由拒绝,于是这事就定下来了。高原这才满意地笑了。  三 头母狗住过去之后,高原和小强每天都用电话

            进行调教,并让她们自己拍下照片寄回来。接着一个星期后,妈妈终于开始了第一场接客。  这一天高原提前打电话让三个骚货做好准备,下午,就有人过去了。  而且不是一个,而是八个人。妈妈和玉姨红姨按照高原的吩

            咐,全身只穿着一 条白色围裙和白色的吊带丝袜,然后在男人们到达前排开跪在门口。等待着。  门开了,八个男人鱼贯而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都冷不防愣了一下: 三个娇美的女人穿着极度诱惑的衣服跪在他们面前。接着三

            个女人深深弯下腰去,齐声说:“欢迎您光临,小母狗等您很久了,请您好好操我,肆意调教玩弄母狗的身体!”  男人 们简直惊喜 万分,看起来是该他们好好享用这三个尤物了。这时候其中有一个像是带头的男人问道:“听

            说你们中有一个还能喷奶 ,是不是真的?出来我看看。”   妈妈听到是在叫自己,乖乖地向前爬了出来。向那男人磕了个头,说:“我就是……您要找的那个… …”  “哦?”那男人洌嘴一笑,说,“是不是真的啊?能喷奶

            的?他说这里头还有一个大奶子的女人,像头大乳牛一样,只要是男人在干她的时候,那奶水就多得喷不完似的,是不是 就是在说你啊?”  “嗯……是……”妈妈听见他说得露骨,有些害臊了。但是那男人却不 依不饶,故意

            逗妈妈寻开心,命令道:“哇,出来卖的婊子也会脸红啊! 别装了,来,把奶子亮出来给大爷们看看,看你那会喷奶的大奶子。”  男人们都哈哈大笑,妈妈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无奈,男人的命令她不得不照做。妈妈脱下围

            裙,只剩 下吊带丝袜跪在那里,然后挺起胸膛,两颗巨乳傲然挺拔地在空气中起伏,微微颤动,红葡萄一般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似乎是在诱惑男人去采摘它们一样。这般诱惑的场面让男人赞叹不已。  当头的男人毫不客气

            地伸手抓向妈妈的大乳房,妈妈不闪不避,任由两颗柔软丰满的巨乳被男人掌握在手中,淫猥地揉捏着,不断变换摸样。男人用力揉捏,却不见有奶水出来,问道:“骚货,怎么没有奶?”  妈妈轻声回答:“主人说……不能

            ……浪费奶水……所以……平时……都会用……鱼线……把乳头……扎起来… …哦……”  “哦?”男人大奇,盯着妈妈的乳头仔细查看,果然发现,两根透明坚韧的鱼线分别扎紧了妈妈的乳头,乳尖 挺立着,刚才的揉捏使得

            有一丝乳汁冒了出来,不是很明显,却显得更加诱惑。  “这样一来的话,不会涨奶的吗?” 有一个男人问,其他男人立刻好奇地 看着妈妈。  “会……所以……我……每天也会挤……几次奶水……然后……放在冰箱里……

            另外…… 主人也要求我们……每天……用我的奶水……清理屁眼……所以……”妈妈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声如细蚊。  “哦?真的?用奶水来做?今天也做了吗?”  “也……也做了……”  “哦?真的! 这女人的屁股

            有股奶香味啊,这个也是!”几个男人立刻跑到三个女人身后仔细查看,淫猥地说。  这时候屋里电话响了,玉姨接起来,是高原,他让把电话交给 一个叫阿奇的男人,是那个带头的男人。“喂……是阿原啊,不错……很满意

            ……嘿嘿……我们兄弟会好好让她们过过瘾的……哈哈……放心……一定让她们走不了路……哈哈哈……好就这样……”  “好!兄弟们,好好享受。”阿奇放下电话后说。男人们一阵欢呼。阿奇当先命令道:“大家先到客厅

            来 ,让我们的母狗介绍一下。”  于是一群人坐到客厅去。八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三个娇滴滴的美女跪在地上,异口同声地说:“主人,我 们都是喜欢被人用变态的方式调教的女被虐狂,喜欢被男人的大肉棒奸淫,请主人以后

            也随意奸淫我们,调教我们。”  然后各自介绍名字,玉姨和红 姨分 别是“玉奴”和“红奴”,而妈妈则是“淫犬咪咪”。而八个男人都是民工,是阿浪、 阿奇、李麻、杨彪、皮子、水管、秃子和竹竿。个个都是身强体健的壮

            男,看来这下子三个女人有好受的了。  阿奇首先说道:“我们这些干体力活的最累的就是脚了吧?来,小婊子,先来给大爷们按按脚,让我们享受享受,三个一组,大家慢慢享受!再 拿些黄片来大家看看,快点!”  三个

            女奴应了一声 ,立刻照办,很快电视里就传 出男女相奸的叫床声,妈妈跪在阿奇面前,把他的一只浓郁汗味的脚捧在怀里,想捧宝贝似 的,一双玉手温柔地在脚掌上按摩,玉姨和红姨也分别给阿浪和李麻按摩脚。  这时候阿奇

            又出怪招,说:“小婊子,没伺候过男人吗?用你的奶子,按我的脚底,用力点啊!一边做要一边看着我的脚。”  妈妈听到,答一声“ 是”,低着头,抱着阿奇的脚,一对丰满细腻的乳房抵着他的脚心,用力挤 压,让阿奇的

            脚心在自己的大乳房上来回转动。妈妈的大乳房则被粗糙的脚揉得不断地变形。另外两人也让红姨和玉姨这么做,这两人的乳房虽然没有妈妈那么丰满巨大,但是也有36D罩杯 左右,足够让男人消魂了。  八个男人轮流享受

            着三个丰满淫荡的女人、不,是女奴的乳房服务,等到这服务结束的时候。已经放完了三部黄片。  “主人,接下来想怎么玩儿,请您吩咐。”妈妈亲吻了一下最后一个男人的脚,说。她的一对巨乳已经被 揉得发红,但不得不

            恭敬地问面前的男人们。  “哦?你没学过伺候男人么?来来来,我先来看看你的口技,你 们两 个先看着,嘿嘿。”这时候竹竿先说道。  妈妈看到竹竿点到的是她,连忙爬过去。竹竿也不客气,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妈

            妈会意,先是隔着裤子轻轻舔弄竹竿的性器,然后伸出玉 手,准备脱 下竹竿的短裤,谁知道竹竿一手挡开妈妈的 手 ,说:“你不是母狗的么?不准用手!”  “是……”妈妈一愣,却不反抗,缩回手来,开始用嘴巴为竹竿脱裤

            子。竹竿别看人有些精瘦,但那话儿真的像根粗大的竹竿,狰狞地挺立着。妈妈用嘴叼着竹竿的裤子往下拉的时候,粗长的肉棒弹到妈妈的脸上“啪”地清脆一声。  这引得男人们哄堂大笑,三个女人脸都红了,妈妈把头凑上

            去,张嘴含 住了竹竿的大肉棒。颔首摇摆着吞吐这根巨 物。  “唔,很好,用舌头,对,用力点舔它!不错,小婊子, 看来你是天生做鸡的料子,等我回去一定介绍大把兄弟过来光顾你们,唔,爽!”竹竿一边享受还不忘一边

            指导妈妈动作。  这时候红姨和玉姨也不能闲着,男人们让她们表演同性恋秀,两个赤裸的女人抱在一起,舌头交缠着,硕大的乳房相互摩擦挤压着,手还 伸到对方的下体,揉捏着充血 的阴蒂。后来男人们早已忍不住了,纷纷

            解下裤子让女人帮他们吹萧。  现场顿时一片“啧啧”声音。  妈妈已经按着竹竿的指示,让竹竿的大肉棒插到了喉咙作深入的喉交!  “好!妈的太爽了!”竹竿怒吼着,终于,将浓白的精 液喷射在 妈妈嘴里。  “不

            准吞也不许吐,含着!”竹竿命令道,妈妈只好照办,将腥臭的精液含在嘴里。竹竿又找来个杯子,让妈妈把精液都吐在里面。然后妈妈 又被命令为下一个 男人口交。男人们都效仿竹竿,让女人将喷出的精液吐在一个杯子 里。 

             口交大会过了许久,终于结束了。八个男人的精液装在三个高脚酒 杯里,由三个女人捧着,跪在地上等候男人们的命令。  “嘿嘿,现在到你们自己玩玩了。”阿奇说,“你,过来,你知不知道自己的骚洞有多大啊?”  

            阿奇问的是妈妈,妈妈放下杯子爬过去,答道: “不……不知道……”  “嘿嘿,今天咱就知道一下!”阿奇笑着说,“骚货,自己抱着腿张开!”  妈妈只好照办。妈妈现在的姿势是背部着地,两 手穿过腿弯,两腿张得开

            开的,艳红的骚穴被尽可能地暴露在空气中。  “你们两个找条绳子给她捆上, 按着别给她乱动!”男人命令道。  玉姨和红姨听话地用绳子把妈妈的手脚捆在一起,然后按住妈妈的大腿,让她就这么保持这姿势。男人们也

            围了上去,欣赏妈妈的淫穴。  这时阿奇招呼三个人一起帮忙,四 个人一起伸出食指,探进妈妈的骚洞里去, “唔……”妈妈的淫穴早已经历过许多男人的肉棒开垦,却是松弛有度,很有弹性。因此尽管是四根手指,妈妈的骚

            穴也慢慢将之吞没了。  “好,嘿嘿,很有弹性啊!来,我们分向用力,扒开这骚货的小穴看看有多大!”阿奇说道。  “啊… …不……不要…… 会……会坏的……啊……啊!!”妈妈听了 大惊,想要挣扎,却用不上力,身

            子也被牢牢按住了。  “一,二,三!”男人们欢呼着,一起用力!  “啊!……不……啊……坏了……啊……”妈妈泪水都下来了。男人们却毫不手下留情,四人齐用力,妈妈的小骚穴就这么慢慢地分开了!任妈妈怎么惨

            叫也好,男人们依然扒开了妈妈的淫洞。  这时候妈妈的阴道就像个黑黑的大洞,借着光线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景,连子宫都已经一清二楚,妈妈做女人的自尊心也随着这个洞口的张开而完全剥离了。男人 们还在津津有味

            地谈 论欣赏着妈妈的样子。  “哦,好大啊,哈哈,里面还一动一动的呢!”“嘿嘿,我看连手都可以放进去吧?”“一定的拉,这女人够味啊!”“来,把那个杯子拿过来!”这时候阿奇说道。  立刻有人拿过一个装满精

            液的杯子,阿奇淫笑着,把精液往妈妈的淫洞里倒进去。  “哈哈 哈……”男人们都看得开怀大笑起来。妈妈却几乎是哭着求道:“主人……看……看 可以了吗……骚穴……好……难受……”  但男人们毫不理睬,继续把另

            外两杯精液都倒进去,还有人把妈妈的淫洞当作痰盂,往里面吐口水,直到 妈妈的骚穴变成了黏糊糊都是精液和口水的洞口。  男人们又想出个坏主意。阿奇让另外两个女人分别拿来吸管,命令 道:“你们两个,过来!先把她

            里面的精液吸出来,然后,再给她吹到屁眼里去!”  妈妈绝望的眼神改变不了男人们的决定,玉姨和红姨也只好拿起吸管,插进妈妈的骚穴里开始吮吸里头的精液淫水和男人们的口水的混合物。吸上满满 一口后,再把吸管插

            进妈妈的肛门里,把嘴里的液体再吐回妈妈的屁股眼里去。不一会,精液和口水就由妈妈的阴道转移到了妈妈的肛门里。  (待续)  书名:豪乳荡妇(续写+外传)  作者:robert5870&绿野(永恒永恒) 

             作者前言:  robert5870:说实话个人真是不想续写,给他这烂尾的色文擦屁股。我写的再好,感觉功劳还是他的。不过看到支持的很多,所以就继续给他写吧。突然之间转换风格,我还真不太乐意。毕竟里面有

            不少是我自己写文章的时候要用到的虐待方法,不管怎么说,写出来的东西得到更多的认可的话,感觉还是更好的。反正读者是上帝。希望你们读者可以多多发表意见,多多提点建议。续写之后,我感觉我挺没天分的,是在没有

            办法吧一篇色文写的让人欲火中烧,精神亢 奋。只能写的好似艺术片或 者是欣赏风景画的感觉。  绿野(永恒永恒):怀念神作《豪乳荡妇》,特写一篇小外传,供大家阅读。  第1章  ***************

            ********************  说实话个人真是不想续写,给他这烂尾的色文擦屁股。我写的再好,感觉功劳还是他的。不过看到支持的很多,所 以就继续给他写吧。突然之间转换风 格,我还真不太乐意。毕竟

            里面有不少是我自己写文章的时候要用到的虐待方法,不管怎么说,写出来的东西得到更多的认可的话,感觉还是更好的。反正读者是上帝。希望你们读者可以多多发表意见,多多提点建议。续写之后,我感觉我挺没天分的,是

            在 没 有办法吧一篇色文写的让人欲火中烧,精神亢奋。只能写的好似艺术片或者是欣赏风景画的感觉。  ****************** *****************  妈妈的上身痛苦的扭动着,嘴里发出

            了呜呜的呻吟声,是欢喜还是痛苦?也许两者都有吧。玉姨和红姨在完成命令之后跪坐在地上,等待着男人们的下 个命 令。  “看来还能再继续往里面灌啊。”竹竿发出了坏笑。“你说还能不能?”竹竿转头又又丑又脏的脚趾

            抬起了红姨的下巴。红姨迟疑着,看看妈妈,又看看眼前那群坏笑的男人们,答案就在他们的脸上。“能的。”红姨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阿奇在红姨的大乳房上狠狠地拍着。“大点声。”“能……”红姨红姨不想再挨

            打,只好大声的说出。  “你怎么认为的?”阿狼坏笑着问玉姨。“能,绝对能。”玉姨的声音里带着恐惧。  “不能了,绝对不能了。”妈妈带着哀求连连说道。身体也为之颤抖。这 些家伙不知道又要做什么。妈妈带着哀

            求说:“我快不行了,真的憋不住了。”“胡说,她们说你能,你就能。别骗我们,母狗最了解母狗的。你们说是不是?”男人们都点头称是,红衣和玉姨也跟着点头。男人们转头看着她们。“是,没错。”女奴们马上明白过来

            。“母狗最了解母狗了。”声音里满是伤心,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看她们多开心啊。”秃子继续在语言上凌辱她们最后的那点尊严。母狗们马上在脸上献出开心和快乐的笑容,可这笑容不管在哪个角度看,都没那没美。“好

            啦实验继续吧。看看到底能有多么大。”杨彪哈哈的大笑着。“别漏出来了啊,不然你就 好看了。”嘴里镶着金牙的杨彪带着和蔼的面容,警告着妈妈。“我绝对不会漏出一滴的,请主人放心。”妈妈急忙跟上说。“啊呀……”

            “你是母狗,是畜生,‘我’这个 字是给人用的,你怎么能用?”皮子在妈妈下阴处就是狠狠的一下,妈妈的下阴处传来火烧的感觉。“是,是母狗不配用我字,母狗只能叫自己母狗。谢谢主人的教 育和提醒。”妈妈努力的忍住

            眼泪,面带笑容和献媚的表情说。  李麻将妈妈的满头长发都缠在手上,说了一声“咱们出去吧。”拖着就走。母 亲的身体绷得紧紧地。脖子两边的筋都出来了。“疼啊,主人,让母狗自己……爬吧,主人啊。”妈妈发出的惨

            烈哀求 声丝毫没有打动男人们,哪怕那么一点点。“主人为你效劳你还不愿意啦?真他妈的是块母狗的好材料。”阿狼嬉笑着,称赞道。“把腿分开点,分的大一点,让我好好的看看。”“这母狗还是欠调教,不知道怎么能好好

            的服务主人啊。”皮子说道。“咱们就帮她主人教育教育她吧。”“是她们吧。啊?哈哈…… ”男人们继续说笑着,丝毫不理会拖在地毯上的妈妈有多么痛苦。还不时地用脚踢或者踩妈妈的下阴部。“你们快跟上,快啊 。”男人

            们催促着。  妈妈在痛苦中看见玉姨和红姨背上都骑着一个男人,男人的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她们的大乳房。红姨和玉姨不停的发出惨叫。身后的男人也发出快点,再快点的声音。“这俩母狗不行啊,太慢了……跟不上,这可怎

            么好啊,你说说。”“得打,像这样。”只听啪的一声,红姨发出了更惨烈的 叫声。“别打,母狗会努力跟上的,母狗会努力的。”女奴们努力的妄想跟上李麻,但是女奴们爬得越快,李麻走的也越快。  妈妈的惨叫声混杂着

            红姨和玉姨的声音在别墅外面响彻天空,直冲九霄。“不行了主人,真的要拉出来了。”妈妈的左手手腕和左脚脚腕被绑在了一起,右手右脚也被如法炮制。并且在双腿中间横着绑上了一条T行的铁管,绳索通过铁管,将双脚固

            定在两端。  中间的那根比较短小的铁管上则套着一个假阴茎。深深的刺入阴道,直到子宫口。使得妈妈 只能分开双腿,跪着趴在地上。身体不能随意大范围的移动。屁眼里的胀满感,再加上阴道里的粗大假阳具。让妈妈肚子

            发出咕噜咕噜的抗议声。“ 现在可不 行啊,拉出来的话是要受到严厉的处罚的。”皮子带着残忍的腔调戏谑的说道。“不过我这个人心眼好,就帮你堵住它吧。”话音未落,手里的粗大胡萝卜大头向内,猛然插进了妈妈 的屁眼里

            面,妈妈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冲击,高高仰起头,翻着白眼,长大嘴巴,叫喊不出任何的声音。  良久,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肚子里的咕咕声也越发嘹亮起来。母狗一般的妈妈,被虐的本质体现出来,呻吟声中慢慢的掺杂进

            了愉悦的声音。腰肢开始最大范围的扭动,追求着更高层次的刺激。  红 姨和玉姨依然跪坐在地上,在身后看着母亲扭动的腰肢,不禁流下了阴水。因为不能动,所以只好用脚后跟放在阴道口处摩擦止痒。  男人们从储物室

            里出来了,手里拿着奇怪的东西。红姨和玉姨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事。  果然,她们因为妈 妈的呻吟声太大,而用鞋底狠狠 在妈妈背上抽打了好几下。妈妈的呻吟声终于变成了轻声的哼

            哼。  妈妈被放在了一辆小面包车里,红姨和玉姨也被绑起来,不过双腿和双手是在背后交叉捆绑的。这样红姨和玉姨只好仰面朝天,挺起腰部 ,以便减少双脚的疼痛感。“咱们玩个有趣的游戏吧。”杨彪面带残忍。“名字叫

            做母狗情深。你看啊。”杨彪带着得意和炫耀的表情解释着。这个塑料瓶 子有两根橡胶管,连在这两个像防毒面具的口罩上。为了让红姨和玉姨看清楚,杨彪得意洋洋的将自己的杰作展示给 她们看。“这是我做的,喜欢不喜欢?

            ”两个女奴马上大声的回答, “喜欢,母狗很喜欢。”“你们看,我都 说她们一定会喜欢的了。”杨彪回过头,又对着母狗说,“要不要试试看?专门为你们做的哦……”话音一出,女奴们的身上马上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红姨

            更是惊吓的浑身颤抖。  不管喜不喜欢,杨彪和皮子都把面具戴在了 红姨和玉姨的脸上。并且在鼻子里塞了点塑料。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但是不好的预感马上就要应验了。  阿狼把塑料瓶挂在了面包车的后车门上,并且坏笑

            着接过来话茬。“这个塑料瓶子里面可以装5升水哦,你 们看这个刻度,是我一点,一点量出来的。是不是很有耐心啊?”阿狼看着恐 惧的女奴们继续介绍。“你看这个管子,连接着的这个胡萝卜,也是我费了好的力气挖通的。

            我真了不起是不是?”女奴们因为恐惧已经忘记应该回答说是。但是她们脸上的惊恐让男人们很受用,所以没有打搅她们。“好啦介绍完了,我们开始吧。”说着,拔掉了妈妈屁股里面的胡萝卜,粪水飞射而出,洒在了红姨和玉

            姨的身上。  男人们看着红姨和玉姨恶心的样子哈哈大笑。但是事情还没有完,红姨和玉 姨看见李麻把连接着自己口罩的塑料 瓶放在妈 妈的屁眼下 面的时候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为了让跟多的粪水掉落在瓶子里,男人么还用一

            个塑料膜做了一 个通道,一端抱住妈妈的大屁股,另外一端直接放在塑料瓶子里。竹竿拿着那中空的胡萝卜让 妈妈看了看,在耳边说了些什么,妈妈惊恐的喊道“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男人们则发出了邪恶的哈哈大笑声。

              妈妈的屁眼里面又一次被倒着插入的胡萝卜塞住,这次不同的是,不是为了堵住什么,而 是为了灌进什么。  男人们将自己的洗脚水和尿液混合,又加入了酒精和醋。搅拌之后,倒入了妈妈 的灌肠塑料瓶子里。塑料瓶的底

            部已经去掉,倒挂的塑料瓶就像打吊 瓶时那样倒放着,用重力和将特质灌肠液倒进妈妈的屁眼里。“这个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要是这母狗能在全部灌完之后的2 0分钟之内不拉出来,你们 就赢了。我就让你们走人。要是她拉出

            来的话吗……不想淹死就使劲的喝吧。挺 简单的是吧?”秃子邪恶的解释着。  男人们坐在一旁下 着赌注,躺着的红姨和玉姨不停的为妈妈打气喊着加油。妈妈的嘴巴被男人的臭袜子 塞住 ,只能用呜呜的叫声回应自己的支持者

            们。  男人们看着眼前的淫靡画面有些按耐不住了,走到红姨和玉姨 的身旁开始玩弄她们的身体。皮子和李麻一人玩弄红姨的一个乳房,杨彪和秃子玩弄玉姨的。竹竿和阿奇则玩弄着红姨和玉姨的下阴。阿狼则拿着草叶,在两

            个女奴身上扫来扫去,刺激着她们的功能。两具女体在男人们的通力配合下渐渐的转向深红色。“嗯……好……就这样……继续弄主人。太美了。”女奴们暂时忘记 了危险随时爆发,转而进入了投入了感官的刺激中。不停地扭动

            着腰肢,祈求更大的刺激。  阿狼手里拿着震动 蛋和粗大的假阳具回来了。随身还带着一个包。  男人们没人挑选了几样工具,开始对面前的尤物们发起进攻。  竹竿在包里找到了一个细小的玻璃棒,轻轻的刺入了红姨的

            下体。玻 璃棒很长,但是很细,像圆珠笔一般。竹 竿用这根常常的玻璃棒四处探索者红姨的阴道,只是搅动了几下,淫水就随着流出来了。阿狼和阿奇,一人手里拿着几个跳蛋,在红姨的大乳房上挤压着,按着。跳蛋随着两只手

            而四处游走。“嗯……嗯啊……我要,给我……给我吧~我受不了了。”红姨发出了哭泣的祈求声。“啊呀……,”男人们残忍的在红姨的阴唇上抽了一皮带,红姨的阴唇马上就出现了鲜红。“母狗怎么配 叫我啊。你没搞错吧?

            ”杨彪狠狠的咒骂着。一边说,一边一次又一次的抽打着红姨的大阴唇。红姨被打 的惨叫连连。“ 你给我再数十五下,我就饶了你。”“啊呀呀……一。不要……呜啊……二,停……嘿呀……三,不啊……四。”红姨撕心裂肺的

            哭叫声反而换来了男人们的兽性。阿奇和阿狼也加入了战团抽打着红姨的左右乳房,红姨在惨叫声中昏死过去。  玉姨看着这群畜生抽打红姨,顿时高潮褪尽,惊恐的看着秃子和麻子。“你 只要别说错话 ,你就不用那么惨,知

            道了没有?”红姨大声说“知道了,母 狗记住了,母狗记住了。母狗不敢。”玉姨在男人们的凉水浇头下慢慢转醒,醒来后的玉姨马上发出哀求,“别再打了,求求主人们别再打母狗了。母狗彻底记住了。”“那就好,我们也是

            气不过才这么做的,既然你都认错了,我们也就消 气了。咱们继续吧。”杨彪说着就 在红姨青 紫色的乳房上使劲的揉捏着。“呜哇……”红姨惨叫一声。“干什么,叫唤什么?我们让你高兴高兴,你叫唤什么?”阿奇生气的说。

            “母狗,,,母狗……母狗是兴奋的……母狗很高兴主人玩弄母狗的身体,请继续吧。”红姨带着惊恐和献媚的腔调说着。  还没说完,竹竿一下 就插进了一根粗大的橡胶阳具。红姨又是一声惨叫。男人们哈哈的大乐。继续玩

            弄红姨青紫色的乳房和下阴。红姨的乳房和阴唇火烧一般的疼痛。但是又要做出愉快的表情。红姨发出的呻吟带着哭腔,男人们更加用力的揉捏着青紫的部位 。  “嗯……好啊……谢谢主人玩弄母狗。”玉姨在快感的刺激下,

            渐渐的进入了状态。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  “再……进入一点……,对……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好美啊。再使点劲啊。求你们啦……再使劲,再深入一点 。母狗想要啊。”“你不说明白点,我们怎么帮你啊?骚货。”

            “母狗想……要真鸡巴……插我……的骚……屄,狠狠……的插,插烂……它。”玉姨越来越需要更强的刺激,帮助自己到达最高的顶点。  在玉姨的急迫声中,男人们停止了攻 击。  “主人啊……别停啊……母狗要鸡巴…

            …插啊。别这么残忍啊。求求 你们啦……”玉姨哭喊着。下体的淫 液泛滥成灾,阴道口一张一合的。男人们继续工作了,但是始终让玉姨徘徊在8成的地方。听着玉姨的哀 求和哭泣,让男人们更加的疯狂。  红姨和玉姨的呻吟

            声,交汇在一起。突然所有的男人都停止了攻击。流下满身欲火无处发泄的玉姨,和疼痛过后得到片刻安宁的红姨不管了。 但是阴道里都留下了嗡鸣的假鸡巴。  红姨喘着气,享受着那安宁。玉姨则在扭动着腰肢,祈求更大的

            刺激。  男人们在查看过妈妈的屁眼用力的收放之后,确定妈妈已经到极限了。要不了多久,妈妈就要发泄了。  男人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妈妈屁眼,在妈妈一 声凄厉的惨叫之后,胡萝卜离开了 妈妈的屁眼,粪水随即全部灌进

            塑料瓶里。红姨和玉姨这才发现大难临头。拼命喝下妈妈的排泄物。红姨和玉姨不是的吐出一些,但是又要使劲的再喝下去。一人1升半。  “拿掉面具之后你们两个母狗不准吐啊。要不就要接受惩罚。”  在拿掉面具之后

            ,红姨和玉姨,仰面吐着,喝下去的污物像喷泉一般飞洒开来。看着满头污物的女奴,男人们哈哈大笑。   “你们这些母 狗,都输了啊。”  “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啊。”  女奴们惊恐的看着主人,猜测着主人们的惩罚。

            国产嫩模 _国产嫩模 精彩手机版_精彩推荐动态_国产嫩模 视频精彩观看_高清手机版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small id='xxGv3'></small><noframes id='xxGv3'>

          2. <legend id='xxGv3'><style id='xxGv3'><dir id='xxGv3'><q id='xxGv3'></q></dir></style></legend>

              <bdo id='xxGv3'></bdo><ul id='xxGv3'></ul>

              <i id='xxGv3'><tr id='xxGv3'><dt id='xxGv3'><q id='xxGv3'><span id='xxGv3'><b id='xxGv3'><form id='xxGv3'><ins id='xxGv3'></ins><ul id='xxGv3'></ul><sub id='xxGv3'></sub></form><legend id='xxGv3'></legend><bdo id='xxGv3'><pre id='xxGv3'><center id='xxGv3'></center></pre></bdo></b><th id='xxGv3'></th></span></q></dt></tr></i><div id='xxGv3'><tfoot id='xxGv3'></tfoot><dl id='xxGv3'><fieldset id='xxGv3'></fieldset></dl></div>

              <tfoot id='xxGv3'></tfoot>